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
微博 微博
| 簡體版|繁體版
網站支持IPv6
凌云縣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務動態 > 新聞發布

新聞辦就香港當前局勢的看法舉行新聞發布會

2019-09-04 10:59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新辦就香港當前局勢的看法舉行新聞發布會。中國網 宗超 攝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于2019年9月3日(星期二)下午3時舉行新聞發布會,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楊光、徐露穎介紹對香港當前局勢的看法,并答記者問。

    國新辦新聞局副局長 襲艷春:

    女士們、先生們,下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最近一段時間,國務院新聞辦舉行了多場新聞發布活動,介紹香港的局勢,今天我們再次邀請到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的新聞發言人楊光先生和徐露穎女士,請他們圍繞香港局勢介紹有關情況,并回答記者朋友們的提問。首先,先請楊光先生作介紹。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 楊光:

    各位新聞界的朋友們:

    大家下午好。今天,我和徐露穎女士再次來到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發布廳,向大家介紹香港局勢的最新情況和我們的看法。

    目前,香港局勢正出現一些積極的變化。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已成為香港社會各界最廣泛的共識、最強烈的呼吁。香港各階層、各界別的代表人士和眾多社團、協會紛紛以發表聲明、刊登廣告、發表談話等方式,共同譴責暴力違法行徑,支持警方嚴正執法。8月17日近50萬民眾冒著暴雨參加“反暴力、救香港”集會,場面感人。特區政府和警隊堅決依法打擊違法犯罪活動,截至9月2日已拘捕1117人,包括涉嫌參與犯罪的3名立法會議員。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有關部門積極與社會各界展開對話交流,深入了解市民的訴求和期望,及時推出紓解市民和企業困難的舉措。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海外華人與香港同胞、祖國人民心心相印,全世界許多地方的華僑華人和留學生自發組織游行集會,以懸掛國旗、高唱國歌等多種形式,表達對祖國的深沉熱愛、對“港獨”和暴力活動的強烈憤慨,讓我們非常感動、非常振奮。

    但是,必須指出,香港局勢依然復雜嚴峻。暴力、違法活動仍然沒有得到完全遏制,在有些時候、有些地方,少數暴徒變本加厲,用喪失理智的瘋狂行為制造了一樁樁令人發指的罪行。他們把警察作為攻擊的重點目標,用尖利的鐵枝、汽油彈和“鋼絲陣”等具有致命危險的武器攻擊警員,包圍警察宿舍,在網絡上惡意非法散播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信息,瘋狂叫囂傷害或殺害警察,極力煽動仇警情緒。8月30日,三名歹徒伏擊下班回家的警員,用刀狂砍并致使該名警員身體多處受到重傷,其手法之殘忍已經到了喪心病狂的程度。他們在機場圍毆、侮辱和非法拘禁無辜旅客,并極力阻撓警察和醫護人員對受傷旅客進行保護和救助。他們揚言進行“攬炒”(也就是拉住眾人一起死,玉石俱焚,同歸于盡),以擠提銀行、制造金融動蕩、阻堵交通干線、毀損公共設施等極端方法向特區政府施壓。他們四處叫喊帶有“港獨”色彩的口號,并跑到一些外國政府那里去乞求干涉。8月31日,他們不顧警方的反對,在多個地區特別是人流密集的商業區舉行非法游行集會,向警員和政府建筑物投擲約百枚汽油彈,并意圖沖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和立法會、政府總部,還將催淚彈投入駐港部隊軍營。他們在32個車站(占車站總數三分之一)大肆破壞地鐵設施。9月1日,少數暴徒沖入東涌等車站控制室大肆破壞,嚴重了威脅地鐵安全運行。他們還堵塞往來機場的交通,導致機場快線等多條線路停止服務超過6個小時,大量旅客行程受到影響。他們更在孩子身上動起了邪念,將黑手伸向校園,大肆鼓動學生罷課,把學生當作實現其政治圖謀的工具。上述事實表明,少數暴徒的所作所為遠遠超出了正常的游行集會的范疇,他們的行為在任何國家、任何地區、任何法律制度下,都已經構成暴力犯罪,他們是不折不扣的暴徒。

    現在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已經看得很清楚,圍繞修改《逃犯條例》所出現的事態已經完全變質。少數暴徒用他們的違法犯罪行為向世人表明,他們的目的、他們的矛頭所向,已與修例無關。他們心甘情愿充當外部勢力和反中亂港勢力的馬前卒,不惜做出暴力違法的惡行,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的管治權,從而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假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之名行完全自治、對抗中央之實,最終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現在已經到了維護“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關頭。所有真正關心香港、愛護香港的人,都應當擦亮眼睛、堅定立場,清楚地認識到在止暴制亂這個大是大非、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問題上,沒有中間地帶,容不得猶豫、徘徊和動搖。真愛香港,就堅決維護“一國兩制”。真愛香港,就要用實際行動向一切損害香港繁榮穩定、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行為堅決說不!在此,我們提出三點意見:

    第一,希望香港特區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圍繞“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進一步凝聚共識并付諸行動。什么是香港當前最大的危險?暴力橫行、法治不彰就是香港最大的危險。什么是當前香港最大的民意?反暴力、護法治、保安寧就是香港最大的民意。什么是當下香港社會的最大公約數?“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就是香港社會最大的公約數。特區政府包括行政、立法、司法機構,以及社會各界都要切實把“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作為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務。守護家園,人人有責。希望每一個愛護香港的市民都能以自己的行動,自覺抵制暴力,制止暴力,并自覺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區政府和特區警隊依法打擊和懲治暴力犯罪活動,支持特區檢控和司法機構各司其職,使所有暴力犯罪分子受到應有的懲治,彰顯法律的公正與威嚴。特別是對那些暴力犯罪的骨干分子及其背后的策劃者、組織者、指揮者,要追究到底,絕不手軟。所有掌握公權力的機構都應當快速、果斷地行動起來。法治之繩不可松,法治之網不可漏,法治之劍不可鈍。

    第二,希望大家把以和平游行集會表達訴求的行動與暴力犯罪和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行徑區分開來。游行集會,是基本法賦予香港居民的自由。參與游行集會的大多數市民,包括年輕學生,不管他們是基于什么原因,也不管他們想表達什么樣的訴求,只要是依法以和平方式參與游行集會,只要是符合“一國兩制”原則,都是法律允許的。參與和平游行集會活動,與那些肆無忌憚挑戰“一國兩制”底線、沖擊中央駐港機構、污損和侮辱國旗國徽、暴力襲擊警察和無辜市民、嚴重損壞公私財物、危及公共安全的犯罪行為,在性質上是截然不同的。對于后者,必須且只能依法嚴厲打擊,沒有寬容的余地。面對違法犯罪,執法就是正義,護法就是公義。還必須強調指出,中央駐港機構包括中央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特別行政區部隊代表國家,其安全和尊嚴不容挑戰。

    第三,希望大家聚焦香港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的根本問題,獻計獻策,共謀解決之道。這次風波折射出香港社會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已經到了必須高度重視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決的時候。一般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常常抱怨的住房難、貧富差距大、向上流動難等社會問題,是長期積累形成的,成因復雜,需要找準癥結,找到有效的解決辦法。最近香港、內地和國際上一些有識之士已就此提出了不少頗有見地的意見。我們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管治團隊繼續通過有關對話平臺與社會各界人士和青年展開交流,共同探討有關問題的解決方案。香港社會非常需要這種建設性的對話。只要香港社會各界人士以主人翁的精神和姿態積極思考,集思廣益,凝聚共識,就一定能夠找到破解難題的金鑰匙,推動香港社會化戾氣為祥和。

    中央政府將繼續堅定不移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將繼續不遺余力地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促進發展成果更多惠及全體市民。

    我先講這些。謝謝大家。

    襲艷春:

    感謝楊光先生,下面我們就進入答問環節,提問前還是請通報一下所在的新聞機構。另外,參照以往的做法,翻譯方面我們問題部分還是交傳一下。請大家提問。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

    我的問題是,現在香港的示威抗爭活動還是在繼續,之前也有信息顯示特區政府在考慮引用緊急法來應對現在的局勢。中央政府是否認為現在香港的局勢適用這個緊急法的處理,什么樣的條件下適合應用緊急法,對香港社會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另外,面對持續三個月的香港的抗爭活動,中央有沒有設定一個解決事態的最后底線?謝謝。

    楊光:

    這個問題請我的同事回答一下。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聞發言人 徐露穎:

    謝謝您的問題。我們注意到,現在香港社會有討論是不是特區政府應該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處理香港當前的局勢。我們看到,當前香港正面臨回歸以來最為嚴峻、緊急的局面,雖然形勢出現了一些積極的變化,但是暴力活動仍然沒有停止,社會秩序和經濟民生受到了嚴重的沖擊,“一國兩制”的原則底線受到了嚴重的挑戰。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急迫的任務仍然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我們也注意到許多團體和市民都紛紛呼吁采取更為有力的措施來止暴制亂。比如制定禁止蒙面法等,盡快恢復社會的正常秩序。中央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運用一切必要的手段止暴制亂,保障市民生命安全和各項權利,維護香港法治的尊嚴。

    至于您說到的中央有沒有針對香港的事態設定最后期限的問題,我想,中央跟香港全體市民的愿望是一致的,那就是希望香港盡早結束亂局,恢復秩序,這一天到來得越早越好。因為只要香港多亂一天,香港市民就要為此付出一天的代價,這關乎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和香港700萬市民的福祉,而且也是全體香港市民最大的呼聲和最大的訴求。謝謝你的提問。

    俄通塔斯社記者:

    示威者提出五大訴求,并強調“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幾天前24名立法會議員聯署發表公開信要求盡快重啟政改落實“雙普選”,對這些訴求中央政府是什么態度?對其中的撤回修例法案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中央是否可以接受?特首拒絕這些訴求是否因受到中央的指令?謝謝。

    楊光:

    沒想到你的漢語說得這么好,你的問題我聽得很清楚。我想說的是,在一個文明、法治的社會里,所有的訴求都必須依法提出。這里必須毫不含糊地指出,兩個多月來,一些激進分子打著“五大訴求”的旗號,置全體港人的安寧生活和香港繁榮穩定的大局于不顧,肆無忌憚地實施暴力犯罪,踐踏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挑戰“一國兩制”底線,嚴重損害了香港和國家的利益,這不是在表達什么訴求,而是赤裸裸的“政治恐嚇”、“政治要挾”。我剛才在談話里已經說到,他們的行為已經與修例無關,他們的矛頭指向了特區政府,他們的目的是要奪取香港的管治權,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反對派和一些激進分子提出了五項訴求,他們的終極訴求是實行“雙普選”,在這里,為了正本清源,以正視聽,我愿意著重地談談“雙普選”的問題。

    首先,我必須先強調一個事實,這就是香港的民主制度是在香港回歸祖國以后真正建立和發展起來的。我還必須指出另外一個事實,就是行政長官和立法會全體議員由普選產生這樣一個目標,是由中國政府在香港基本法中做出規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后,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按照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穩步快速地發展民主政治。

    大家都知道,2007年12月29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明確了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以后,立法會全體議員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由此確定了“雙普選”的時間表。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又作出了有關決定,對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框架和核心要素作出了規定,這就是人們常說的“8·31”決定。“8·31”決定得到了香港大多數市民的支持和認同,但是很遺憾,在反對派議員的捆綁否決下,香港特區政府根據“8·31”決定制定的普選法案在立法會沒有獲得2/3多數通過,香港由此失去了在回歸第20年實現行政長官普選的寶貴機遇。可以說,阻撓香港民主發展的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是反對派自己。

    反對派為什么要逆民意而動,否決這個方案呢?說穿了,就是因為根據“8·31”決定所制定的普選制度不是他們所想要的普選制度。他們想要什么樣的普選制度呢?他們想要的普選制度,就是要超出基本法和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能夠選出一個可以代表他們立場、可以不對中央政府負責的行政長官,從而為他們奪取香港的最高管治權鋪平道路。能做到這一點,他們就稱之為“真普選”,做不到這一點,他們就誣之為“假普選”。

    今天我要明確地說,有這種想法的人,是打錯了算盤,無論將來什么時候啟動政改,香港的普選制度都必須符合基本法,符合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有關決定。

    我還必須明確指出,香港的普選制度必須始終堅持一個基本的原則,那就是它必須符合香港的政治地位。什么是香港的政治地位?我這里給大家簡單地介紹一下。我們來看基本法序言第一句話規定:“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基本法第一章第1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特別行政區的關系”)第12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于中央人民政府。”這三句話,每一句都是上述三個篇章的第一句,由此可見,其至關重要,它們結合起來,完整清晰地界定了香港的政治地位。香港的政治制度包括普選制度就必須服從和服務于這一政治地位。正因為如此,所以基本法第四章(“政治體制”)第43條規定,這個第43條也是這一章的第一句,行政長官依法對中央政府和特別行政區負責,這是行政長官最重要的職責和使命。因此順理成章的,基本法第45條作出規定,在實行行政長官普選時,要經由一個具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而后普選,再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提名、普選、任命三大環節,一個都不能少,每一個環節都要發揮實質性的作用。這就是香港普選制度的真義。

    達到上述要求的普選制度才是真普選,也只有通過這樣的制度,才能在普選條件下選出一位愛國愛港、中央信任、港人認同的行政長官,也只有這樣做,才有利于“一國兩制”方針得到全面、準確的貫徹落實。香港的普選只能這么搞,沒有別的選擇,歸根到底還是必須回到“一國兩制”方針上去,回到基本法上去,回到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上去。

    至于其他訴求,我剛才在講話里也談到,我想強調一點,當前最大的訴求、最強烈的呼吁還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這是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迫切的任務,也是我們應當做出最積極、最有力回應的民意。我們堅定不移地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支持特區政府有關部門和司法機構依法履職、各司其職,嚴肅懲治暴力犯罪分子。也希望每一個愛護香港的市民都能用自己的行動,自覺地抵制暴力,支持特區政府和警方的行動。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我們注意到,港澳辦形容香港出現了恐怖主義苗頭和近乎恐怖主義的行為,也表示此次運動帶有“顏色革命”的特征。到目前為止中央對這場運動的性質怎么看?會采取什么與以往不同的措施?謝謝。

    楊光:

    謝謝。對于你的問題,我在剛開始的講話里也已經作過了闡述,在這里我還想多說兩句。

    對于香港當前出現的暴力犯罪現象,是不是開始出現了恐怖主義的苗頭?我們只要看看事實就可以得到答案。近3個月來,少數暴徒肆無忌憚地進行犯罪,特別是用令人發指的行徑傷害警察,并且打砸店鋪、癱瘓機場、滋擾地鐵、非法禁錮無辜市民。我們注意到,他們對警察的襲擊使用的武器日益升級,已經具有嚴重的致命性。他們還采用令人不齒的手段,公然在網絡上非法披露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據目前不完全統計,已經有大概1600名警員的個人資料被披露,一些人在網絡上公然叫囂殺害警察,欺凌他們的家屬。我們再來看看31日發生的事情,如果說過去還是少量投擲汽油彈,31日他們在鬧市區投擲大約100枚汽油彈,還肆意破壞地鐵設施,沖進地鐵控制室肆意破壞,嚴重威脅地鐵安全運行。

    他們同時提出了“攬炒”的口號。我開始還不知道這兩個字的含義,特意問了香港的朋友,當他們告訴我,這就是“拉著大家一起死”的意思,不知道大家聽到以后是什么感覺,我是分明地聞到了恐怖的氣息、聞到了瘋狂的氣息。還有一個黑手公然叫囂,即使現在的暴力犯罪活動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造成嚴重損害,也由它去吧。可見,為了達到政治目的,他們現在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已經有不止一個方面的人指出,目前他們的行為帶有明顯的恐怖性。至于說到“顏色革命”,事實就更加清晰了。我們可以看到,少數暴徒一再公然叫喊帶有“港獨”色彩的口號。比方說,上次我已經提到過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樣一種荒唐透頂的口號。最近我還注意到,他們在一次集會上提出了“英美港盟,主權在民”。香港是什么地方?我剛才已經作了很詳細的介紹,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有什么資格和其他國家結盟?至于說“主權在民”,香港的主權屬于中國,屬于14億中國人民,這一點還用拿來討論嗎?可見,在這些人心里他們要么無知無法,不知道香港的地位,要么就是公然想把香港拉向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所以,在他們的臉上可以看到四個字,左邊寫著“反中”,右邊寫著“港獨”。

    我們還注意到近3個月來,一些西方政客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品頭論足,不遺余力地給少數暴徒、給“港獨”分子撐腰打氣,美化他們的行為。可以說,他們對這些“港獨”行為發揮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所以說,現在一些激進分子身上已經表現出了明顯的“顏色革命”的特征,他們的目的就是要癱瘓特區政府,奪取特區的管治權,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這里面我必須要說明一點,我們深刻地知道,也清楚地知道,香港大多數市民包括許多年輕的學生,他們是參與和平游行集會,他們提出了其他的一些訴求,他們與那些觸犯法律、實施暴力犯罪、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但是,我們必須指出,香港當前這場風波的走向是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的,在少數暴徒及其幕后黑手的操縱下,當前事態已經完全變質。所以我們說,當前已經到了維護“一國兩制”原則、維護香港繁榮穩定的重要關頭,一切熱愛香港的人,都應當用實際行動與違法犯罪分子劃清界線,向暴力行為說不!向破壞“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人說不!謝謝大家。

    鳳凰衛視記者:

    關于罷課問題。昨天9月2日新學期開學之后,香港很多大中學校出現了罷課的情況,港澳辦對于罷課情況是如何看的?另外,同時注意到有一些中學生涉及到一些暴力沖擊過程中,有分析指出背后的原因可能是香港中小學教育出現了問題,港澳辦對此如何看?謝謝。

    楊光:

    謝謝,這個問題請我的同事回答一下。

    徐露穎:

    謝謝你的提問。我們注意到現在香港的一些反對派、“港獨”分子和少數激進勢力正在不遺余力地煽動罷課,我們要問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呢?我想,他們就是想通過煽動罷課,把街頭抗爭引入校園,把這些青年學生綁架在他們的政治戰車上,成為他們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施壓的籌碼,進而煽動更大規模的罷工、罷市,使這場亂局持續地蔓延下去,甚至于制造更大的亂局、危局,這種用心是何等的歹毒!

    學校是增長學問、提高知識、健全人格的地方,孫中山先生曾經說過,學校是文明進化之泉源。就是在這樣一個神圣的地方,一些勢力為了達到他們不可告人的政治圖謀,不惜把黑手伸向了心智尚未健全、涉世未深的未成年人,所以大家看到一樁樁觸目驚心的案例。自6月以來,共有15名未滿16歲的未成年人被捕,其中最小的年僅12歲,在這名12歲的被捕少年身上,發現藏有鐵枝、噴漆等物品。31日,警方拘捕了一名13歲示威者,身上藏有兩枚汽油彈,這是多么可怕的現象。我們清楚地看到,這些暴力活動的參與者和幕后的黑手,特別是這些策劃者和組織者,完全置青少年的生命、身心健康和美好前途于不顧,使這些年幼的孩子們成為他們暴力沖擊活動的馬前卒和犧牲品,成為那些別有用心人士的“政治燃料”,我認為這是一種滅絕人性的行為,必須大力喝止。

    這次有很多中學生和大學生參與暴力沖擊活動,讓我們感到非常痛心。學校是教育的主陣地,教師是學校教育的第一責任人。《香港教育專業守則》規定,教師有責任和義務培養學生客觀、持平分析的能力,要給予學生公平的受教育的機會。而我們看到,一些教育界人士正在利用手中的權力和資源散播暴力仇恨的種子,鼓動學生罷課,沖破了教師的職業底線,甚至喪失了師德和人倫,這是絕對不能允許的,應當依法給予最嚴厲的懲戒。

    我們也注意到,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已經明確表示“反對任何形式的罷課”,強調“任何人不應以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場地”。許多教育團體也發表聯署聲明,呼吁教師緊守崗位。而一些市民也發出了“拒絕罷課,救救孩子”的呼聲。9月2日以來,所有的學校如常開學,沒有受到所謂罷課的影響,有些學校還舉行了升旗儀式。所以,實際上他們的行為是不得人心的。中央政府堅定地支持特區政府、廣大教育工作者和市民采取有力的措施,制止任何人以任何名義用教唆、煽惑、威脅、引誘等手段裹挾青年學生參與到激進政治活動中去,保護學生受教育的權利,還校園于純潔和寧靜。謝謝。

    日本讀賣新聞記者:

    我想問的是香港基本法有關問題。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8月30日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提到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指出無論是哪一條都說明駐軍不是擺在軍營里的稻草人,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重要力量。基本法第18條規定,人大常委會決定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可以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請問發言人,駐軍和武警根據基本法第18條的規定,在這種情況下是否可以出動?謝謝。

    徐露穎:

    謝謝您的提問。“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壓倒一切的最重要、最緊迫的任務。中央堅定不移地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隊嚴正執法,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有關部門和司法機關盡快地使犯罪分子受到應有的處罰,維護香港的法治和秩序。我們相信,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在廣大香港市民的共同配合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意志、有能力依法采取各種必要的、有力的措施,盡快“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中央決不會允許香港亂局無休止地持續下去,如果香港的局勢進一步惡化,演變成為特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動亂,中央也決不會坐視不理。

    依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駐軍法,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職責是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領土完整和香港的安全。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14條規定,中央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基本法第18條也規定,如果出現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自身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可作出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的決定,中央人民政府可以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我想,把14和18條的規定讀過了之后,你剛才的問題應該就有了很清晰的答案,就是在進入緊急狀況的情況下,全國性的法律根據需要都有可能在特別行政區實施。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觀點,認為出動駐軍就意味著“一國兩制”的終結,我想說這是完全錯誤的。無論是中央人民政府應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請求出動駐軍協助維持治安或者救災,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都是在“一國兩制”框架下執行基本法的具體規定,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的一個組成部分。謝謝。

    香港星島日報:

    中央宣布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背景和考慮是什么?是否意在針對香港取而代之?謝謝。

    楊光: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布了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先行示范區的意見,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形成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擴大開放新格局的重大戰略舉措。這一《意見》,有利于進一步推進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也有利于豐富“一國兩制”新實踐。

    我們注意到,《意見》一經發布,在香港社會和國際社會引起了極大的關注,也有人因此擔心,中央是有意讓深圳發展起來以取代香港,這顯然是對《意見》的一種誤讀。事實上,在我們看來,這份意見對香港來說是一個重大利好。我們仔細看這份意見,其中有很多內容都有利于香港的長遠發展,有利于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這體現了中央一以貫之的對香港的關愛和支持。我在這里舉幾點,比方說《意見》明確提出,要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機遇,增強核心引擎功能。這不光是對深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是對香港很高的期待。《意見》更明確提出,要進一步深化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改革開放,以制度創新為核心,不斷提升對港澳的開放水平,加快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建設,探索協同開發模式,創新科技管理機制,促進人員、資金、技術和信息等要素高速便捷流動。應該說這一段話,抓住了當前大灣區建設當中的關鍵問題,指出了明確的方向。《意見》還提出了很多具體的舉措,比如說,加強粵港澳數字創意產業的合作,為港資、澳資醫療技術發展提供便利等等。同時,《意見》還明確提出,要提升對港澳的開放水平,推進在深圳工作生活的港澳居民在民生方面享有市民待遇。這也解決了許多港人在內地就業創業的后顧之憂。

    中央支持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并在其中繼續發揮獨特的、不可替代的優勢,這一點是確定無疑的。但是,我們也要說,要做到這一點,香港自己也要努力,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一句唐詩說得好,“流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后波生”。香港內耗不起,發展是香港最大的福祉。目前香港少數暴徒為了達到其政治目的,不惜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我想,香港社會各界是決不會允許這些暴徒把香港的前途和廣大市民的根本利益、切身利益作為賭注來實現這些暴徒們的險惡圖謀的。對香港來說,對700多萬香港市民來說,還有比發展更重要的事情嗎?謝謝。

    中國日報記者:

    8月31日,特朗普將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局勢掛鉤,他再次敦促中方用人道方式處理香港的示威活動。另外在8月26日結束的G7峰會上發布的聲明稱,G7重申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的存在和重要性,并且呼吁避免暴力,請問發言人對此有何評論?謝謝。

    楊光:

    謝謝。必須說明,英國無權“監督”香港事務,根據國際法基本原則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各國主權平等,內政不受外國干涉。香港回歸后成為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香港事務屬于中國內政,任何國家不得干涉。這一立場,我們多次說明過。

    但是3個月來,我們看到,西方特別是美國一些政客,不斷地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可謂不絕于耳。因為這方面的事情太多了,我今天就不再一一列舉了。我認真地看了他們的講話,給他們做了一下總結,無論他們說什么,萬變不離其宗,概括起來,其實就是兩個意思。第一個意思,一本正經地說瞎話,顛倒黑白,罔顧事實,指鹿為馬。只要遇到警察嚴正執法,就一定說警察有錯,武力過度。只要是激進示威分子違法犯罪搞暴力沖擊,就表示應當給予同情和理解。這是第一條。第二條,不斷地為少數暴徒撐腰打氣,煽風點火,生怕他們害怕了、退縮了,沒有士氣了。我想,說到底,說了三個月,他們的各種言論無非就是圍著這兩條打轉轉。我在想,如果是在他們自己的本國發生了香港這樣的騷亂,他們是絕對不敢對本國警察說一句這樣的話的。可見,這些人的目的絕對不是為了香港的前途好,只不過是看到香港出現了一些混亂,想趁火打劫,把香港搞亂,給中國制造麻煩,僅此而已。我想告誡這些西方的先生們,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絕不允許任何外國干涉。他們的這套把戲在別的地方曾經得過手,在當地留下滿目瘡痍,但是在香港、在中國的土地上,這一套把戲不管用,黃粱一夢,該醒醒了!

    說到這兒的時候,我突然想起毛主席的一首詞,其中有這么幾句:“小小寰球,有幾個蒼蠅碰壁,嗡嗡叫,幾聲凄厲、幾聲抽泣”,說得真是很形象。

    襲艷春:

    發布會已經超過一個小時了,看看澳門的記者有想提問嗎?第三排的這位記者。

    澳亞衛視記者:

    8月25日,賀一誠當選了新一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也是第五任行政長官,想問中央對新一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未來五年任期有什么樣的期待。謝謝。

    楊光:

    謝謝您的提問。賀一城先生符合中央政府關于行政長官必須中央信任、愛國愛澳、有管治能力及澳人擁護的標準。他高票當選,已充分表明了澳門社會各界對他的廣泛支持和認同。中央將于近日依法履行任命程序。今年是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一國兩制”在澳門的實踐站在了新的歷史起點上,我們希望澳門社會各界積極支持賀一誠先生,繼續發揚愛國愛澳的優良傳統,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堅定維護憲法和基本法權威,努力提升特別行政區公共治理水平,大力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不斷開創“一國兩制”在澳門成功實踐的新局面。謝謝大家。

    襲艷春:

    我們最后一個提問機會,給后排的外國記者吧。

    亞洲新聞臺記者:

    這周末香港見證了第13個星期的游行,示威者和政府繼續陷入僵局。隨著暴亂不斷升級,最近我們看到領導人的講話被錄音,北京將如何協助香港政府重建威信,尋求香港回到長治久安的局面?另外,北京對國外網絡和傳統媒體對于香港事件的報道有何看法?以及會如何采取進一步行動,以期公眾的了解?

    徐露穎:

    謝謝您的提問。這里面有好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中央如何協助香港特區政府撥亂反正。當前圍繞修改《逃犯條例》出現的事態已經完全變質了。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中央堅定不移地支持林鄭月娥行政長官帶領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施政,堅定不移地支持香港警隊嚴正執法。這里說到香港警隊,我想多說兩句,這位記者提到了13個星期的游行示威和暴力沖擊活動,我們也看到了沖在第一線止暴制亂的功臣當之無愧是香港警隊。但是大家也知道,香港警隊也是暴亂分子集中襲擊的目標。他們用極其殘忍、慘無人道的手法對付香港警察,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200個警員受傷,其中一個警員嚴重受傷,手指被砍掉。而且據不完全統計,這三個月來,一共有1700多名警務人員及其家屬個人信息被非法曝露和傳播,這些暴力行徑對于警員及其家屬的身心都構成了極為嚴重的傷害。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對如此大的壓力,在如此嚴峻、緊急的局面之下,香港的警隊在處理過程中依然保持了專業和克制,使用了最低限度的武力,執行了嚴格的執法程序。所以,我們認為香港警隊無愧為世界上最優秀警隊的贊譽。對于他們,中央政府是堅定不移地支持,支持香港警隊和特區政府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打擊暴力,制止犯罪。中央堅定不移地支持各界人士對香港警隊執法給予最大的支持和幫助,對全體警員及其家屬給予最大的關心和保護。這是對第一個問題的回應。

    我們還看到了,在這13個星期的游行中,也有一些市民希望以和平、合法的方式來表達訴求。我覺得,一定要把他們和那些存心制造暴力恐怖襲擊活動、沖擊“一國兩制”原則底線的犯罪行為區分開來。他們提出的這些訴求,特別是在這兩個多月的沖擊活動中所反映出來的一些深層次問題,需要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我們希望香港社會能夠聚焦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理性地表達自己的訴求,集思廣益、凝聚共識,共謀解決之道。中央政府也將一如既往地支持香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今年以來,中央有關部門圍繞著支持大灣區建設,給港澳一系列的政策,比如說支持大灣區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建設,促進大灣區的要素便捷流通,推動大灣區市場一體化,以及推出了一系列便利港澳居民在內地發展的政策等等,都已經取得了階段性的進展。未來中央有關部門還將繼續努力創造條件,積極地研究出臺有利于香港、澳門發展,有利于內地和港澳合作交流的務實舉措。相信有祖國內地的強大后盾,香港一定能夠保持繁榮穩定。但是,能否抓住國家發展的重大機遇,用好中央給予香港的一些優惠政策和措施,特別是實現這些措施惠及全體市民,歸根到底還需要香港自身的努力和奮斗。

    最后,我也想回應一個問題,也是剛才鳳凰衛視記者提到的問題。就是在這一次持續了近三個月的示威游行和暴力沖擊活動中,我們也看到發生了多起侮辱國旗包括把國旗投擲到海中、公然燒毀國旗、涂污國徽等現象。我們在強烈譴責極少數“港獨”分子喪心病狂的辱國行為的同時,也要問一個問題,為什么這些行為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香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我們也要問一下,香港的國民教育,特別是國家意識的培養,是不是有一些值得檢討和反思的地方?我想國民教育的問題,國家意識培養的問題,也是到了必須引起高度重視和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決的時候了。所以,在“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之后,無論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還是全體香港市民,都要把這一項任務作為一個重要工作,這也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也是對香港下一代最負責任的行為。謝謝。

    襲艷春:

    再次感謝兩位發言人,也謝謝大家,發布會到此結束。

相關鏈接

体彩11选择5走势图